朝陽耄耋老人潛心篆刻 百枚印章獻禮建黨百年
發表時間:2021-06-18    來源:千龍網

  鋪開一張一米餘長的卷軸,一百枚鮮紅的、字體各異的“壽”字印章躍然紙上,卷頭題字為“祝百壽千秋萬年春”。

陳世恩“百壽圖”

  這幅“百壽圖”是朝陽區平房地區雅成里社區92歲老黨員陳世恩,傾注最多心血且耗時最久的一件作品。

陳世恩雕刻的百枚“壽”字印章

  一百枚青石印章按刻章的時間順序一一標號,被陳老蓋上一層宣紙,整整齊齊地碼在一個四方盒子裏。家人們説,那都是陳老的寶貝。

陳世恩喜歡鑽研歷史文化

  伏案鑽研 潛心打磨百枚印章

  與刻章的緣分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。那時,60多歲的陳老退休不久後,報名了老年大學,主攻書法和刻章。選擇這兩門課程不無緣由,受書法家爺爺的薰陶,陳老自小練習軟筆書法,到了中學因課業加重練字被暫時擱置,直到退休才重新拾起。談起印章,這門與書法相輔相成的傳統技藝同樣源遠流長,加之陳老素來喜歡鑽研文化歷史,自此開始正式接觸。

大枚“壽”字印章

  起初,陳老跟着老師研磨雕法技巧頗費了一番功夫,因為不得章法,完成一枚小小的章通常需要伏案几個小時。“失之毫釐差之千里”,對於精益求精的陳老來説,刀鋒稍偏一點,章子就算是刻廢了。為了節約原料,陳老就把刻廢的石料表面抹平,繼續創作。百枚“壽”字印章就是這樣被陸續打磨出來的。

陳世恩將印章內容整理成文

  陳老對印章的選材用料十分考究。用他的話來説,印章的歷史由來已久,裏面大有文章。所謂“磨刀不誤砍柴工”,最痴迷的時候,陳老曾三天兩頭跑到潘家園去淘料。此外,陳老還四處蒐集材料,把有關印章的內容整理成文,書在卷軸上裝裱收藏。

陳世恩刻“百壽圖”參考書《篆字彙》

  逐步領悟刻章技巧後,陳老開始往更深層的作品立意方面下功夫。“百壽圖”的想法其實成形於二十多年前,因為逐漸上了年紀,精力也大不如前,直到前幾年,陳老才陸續刻完整套印章。“當時我是覺得‘百壽’所取福壽綿長的寓意特別好,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,正好作為百年誕辰的賀禮。”陳老説道。

  下派基層連隊 參與十三陵水庫修建

  1930年出生的陳老幾乎是中國共產黨的同齡人,我黨百年征程波瀾壯闊,陳老也追隨着黨的腳步歷經了跌宕起伏的一生。

  “我們有位老師是地下黨,那時候我們還幫他祕密完成過任務。”紅色的火種早在中學時就被播下,回憶起在校讀書的情景,陳老記憶猶新。早年間,陳老在西北中學任學生會主席,深受老師器重,後因機緣巧合來到北京青年政治幹部學院讀書,畢業後被分配到公安部隊政治部工作。

十三陵水庫建設工地 圖源網絡

  8年後,響應有關機關幹部下連隊的號召,陳老輾轉到天津總隊擔任指導員。深入基層沒多久,陳老所在團收到上級指示,前往參與十三陵水庫的修建。於是他跟其餘幾十萬軍民們一起,日復一日埋頭苦幹,僅用不到半年的時間便創造了奇蹟。“竣工之後,我們狂歡了兩天兩夜,太開心了!”時至今日,圓滿完成任務的喜悦還縈繞在陳老心頭。

  高原作戰 身邊戰友壯烈犧牲

  陳老説,入伍後的生活真正給予了他意志和精神上的錘鍊。水庫修建完畢後,陳老接受了一項更艱鉅的任務——遠赴青海進行高原作戰。在西北高原地帶,夏天蚊蟲足有手指粗細,冬天冷到呼吸都會在脣邊結上一層霜。零下幾十度的天氣,部隊也都窩在單薄的帳篷裏,晚上只能合衣淺睡。 

  對於青海蔘戰那兩年間的記憶,遠不止於惡劣的生存條件,更有無法磨滅的殘酷的戰爭場面。他經歷過戰友在他旁邊壯烈犧牲,經歷過長途奔襲連夜突圍,經歷過跟敵匪連日上山下嶺打游擊,經歷過摔馬受傷……

  回憶起艱苦歲月,陳老語氣稍顯沉重,但也充斥着堅定和感慨,“軍令如山,我們是要完全聽從部隊上級和黨的指揮,這樣才能打勝仗,爭取和平!”

  感念黨恩 借作品抒發愛國情


  種種過往已經烙印進陳老的骨血,化為一路砥礪前行的動力。陳老鏗鏘有力地説,自己是在部隊鍛鍊,學會了敢於擔當敢於奉獻;在機關工作,領悟到了遵守紀律和政策重於生命。

陳世恩紀念毛主席雙甲子誕辰書法作品

  如今,陳老雖然已經年逾九十,不能衝鋒在前,但始終感念黨恩,寄情於詩歌、書法作品,抒發愛國之情。先輩們誓死守衞的土地,如今已經煥然新生,陳老時常感嘆:“我們現在處在這麼好的時代,確實感覺很幸福啊,這都要歸功於我們黨做好了帶頭人!”(千龍網)

責任編輯:楊興龍 鄧純雪